1. <span id="sfdmy"><sup id="sfdmy"></sup></span><strong id="sfdmy"></strong>
      <track id="sfdmy"><i id="sfdmy"></i></track>

      1. <legend id="sfdmy"><i id="sfdmy"></i></legend>

        <track id="sfdmy"></track>
            
        熱點事項 場景服務 境外人員辦事
        個人辦事 企業辦事 各市局辦事大廳
        廳長信箱 舉報投訴 表揚警察 警事咨詢 民意調查
        警民互助 DV拍警察 媒體聲音 各地互動
        警事要聞 快速播報 公安視頻 圖片新聞 專題專欄
        警官說案 警務動態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警務資訊 > 新聞宣傳
        西湖荷花深處 有8位“蓋世英雄”
        作者:      來源:省公安廳      發布日期:2019-08-05

        浙江法制報 2019-08-05 第1版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本報首席記者 王索妮 見習記者 胡宗昊 通訊員 張夢思
          西子之美,最是早行時。
          卯時未到,晨光熹微。不遠處的寶石山沉沉一派,瘦削的保俶塔隱約可辨。沒幾分鐘的工夫,朝霞就斜在遠方,像大理石紋路般暈射開來,橫在天與湖之間的斷橋金光閃現,動人心魄。待日出鳥鳴啾、光線通透明亮之時,遠方又清晰地勾勒出青山柔和的線條,盛夏的這幅西湖畫卷就這樣徐徐展開。
          令人神往的此情此景,對西湖水域管理處湖面養護隊隊長陳來弟和他的隊員們來說,再熟悉不過了。他們是西湖150余畝荷花的“蓋世英雄”,一到眼下這個時節就得身披霞光盡責守護。近日,記者跟著陳來弟他們,大清早去西湖體驗養護荷花。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你很難想象,一群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爺們兒,保養荷花時可以如此溫柔細膩。
          “魚戲蓮葉間”
          57歲的陳來弟已經和西湖的荷花打了近30年交道了。他背不出太多有關荷花的絕妙詩詞,卻對荷花的品種如數家珍,甚至看一眼花的狀態,就能知道它生沒生病、生的什么病。這些年下來,荷花早就像家人一樣,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        這段時間,陳來弟和湖面養護隊隊員們的主要工作,就是疏摘荷葉、采摘蓮蓬。“荷花喜光照,摘掉枯黃和多余的葉子,陽光和空氣才能透進荷區,促使荷花再次開花,延長荷區花期。”陳來弟向記者介紹說,在養護到位的情況下,荷花能夠開放3-4場。
          為了做好“護花使者”,陳來弟他們費盡了心思。這一點,從進入荷區的交通工具就能看出來。
          養護工作多是穿梭在荷花密集的地方,由于大船船體較長,駛入荷區特別容易碰壞莖干和花苞,所以,隊員們在大船上“背”一只墨綠色的菱盆,看起來只容得下孩童洗澡,到了荷區前,從大船換乘菱盆進去。
          蜷著腿坐在盆里,緊接著劃水、檢查、采摘,這一系列動作構成了陳來弟他們日常工作的標準姿勢。荷區里的荷葉又高又密,隊員一進去后便被湮沒了身影,只有通過荷葉間忽高忽低的波動,才能辨別其所在的位置,頗有“魚戲蓮葉間”的意境。
          不過,陳來弟他們工作時并沒有感覺到如此詩意。荷區被荷葉緊緊包裹住,內部錯綜復雜的根和葉交織到一起,好似一床大棉被,將熱氣嚴嚴實實地鎖住。待太陽一出來,里面的溫度就“噌噌”地往上竄,外面不到30℃,荷區中心卻能超過40℃。去年,一名隊員在荷區深處采了1個小時后就出現了中暑的情況,回到大船上就吐了。“我們現在會先喝苦茶加藿香正氣丸,然后去荷區邊緣采摘適應,再進荷區中間采摘。”53歲的隊員楊國明告訴記者。
          可就在這么炎熱的情況下,大家依然穿著厚重的長衣長褲、戴著帽子。陳來弟解釋說:“一方面是防蟲,另一方面是因為荷桿上有密密的小刺,一不小心就會將皮膚刺破。”說話間,他揮揮手,撣去2只好不容易爬上他帽檐的小蜘蛛。
          辛苦又幸福著
          由于荷區悶熱,隊員們隔一兩個小時就需要鉆出荷區短暫“透氣”。待他們劃著菱盆出來時,上衣早已濕透,長褲的膝蓋處同樣被汗暈染成深色。
          “今年荷花長勢不錯,之前還擔心漫長的雨期影響開花呢。”陳來弟咧著嘴笑,密密的汗珠嵌在黝黑的臉紋里。他脫去防割手套,露出被汗水泡得有點發白的雙手。
          整個西湖24片荷區,約150畝,每片荷區10至15天就要梳理養護一次。護花工作雖辛苦,但只要看著亭亭玉立的荷花,陳來弟就覺得幸福,“這么美,是我們的工作成果啊”。
          按照往年情況,荷花花期一般會持續到中秋前后,不過即便花兒謝了,養護隊的工作也遠不會結束。
          “我們要為來年的工作做準備。其中很重要的一項,就是用防護網隔絕草食性魚類。”楊國明至今記得某一年,有人惡作劇將荷區的防護網破壞掉,結果草食性魚類游進荷區吃掉藕鞘,導致當年整片荷區開花率極低。
          從那時起,隊員們查網、補網更勤快了。織網、切綱這種手藝活,他們都很在行。防護網每35公分打一個結,防護網單面2100目(洞),這些數據早已刻入他們心里。
          “養護荷花是個細心活,也是個辛苦活,工作內容枯燥,年輕人一般不太愿意干。”楊國明告訴記者,目前負責采荷工作的有8個人,其中5人的年齡在50歲以上。27歲的俞陽洋是這支隊伍中少有的年輕面孔,自2014年進入養護隊以來,他跟著陳來弟學習荷花護理工作,并始終樂在其中,“西湖每天的風景都不一樣。這里的鴛鴦、烏龜、鳥巢,都是我工作中的‘小確幸’”。
          2022年亞運會后,陳來弟就要退休了,但他并不擔心護荷這項工作會后繼無人,“年輕人總歸會接上來的,就像這西湖的荷花一樣,一場接著一場,年年盛放”。

        版權說明 | 隱私保護 | 法律責任 | 瀏覽建議
        版權所有:浙江省公安廳 浙ICP備 09058571-4
        苦瓜网